无题_603_神敌
书包网 > 神敌 > 无题_603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无题_603

  鹿梦是个没读多少书的,人家这讲得专业性又强,她听得懂个狗屁。不过小鹿有她的看点,她姐两身边环伺的绝色还少了?身条容貌,言谈举止,看多了也就会了「品」,猜猜他(她)性情如何,是个能亲近到几分的?她们身旁太多人精了,看人,心里得有个底。

  别说,这是她姐两天然的「防备心」,亲姐两尚且能斗到这般你死我活,何论外人。所以「品人」是她们必备的能力,也是习惯。

  「这个不错,讲得流畅,互动也好。」淮恩评价,

  小鹿枕着脸庞听着,不发一言,装温顺听着。其实,心里摇头,这个挺好,可惜求胜心强,似乎并不得下头这些评委所爱。——是了,小鹿揣摩的是人,除了选手,评委们也是人,为什么不看?

  淮恩侧头看她,就这么笑着,「可怎么好也不会比江星晚好是吧。」

  看,这就是人精。她怎得偏要来看这么场和她风马牛不相及的「教学大比武」,淮恩他们自是也揣度过,直到看到里头有「江星晚」——来自中都,且是个不普通的世家子弟,江家,是中都几百年盘踞的老贵戚了。猜想,他应该是汤有容的人。可这也无关紧要了,依这么些时与小鹿的交道渐深,嘉里淮恩都清楚,鹿梦,别看着她年幼,胸怀真没外头人想得那样狭窄:她恋乡,视中都一切为她「切身」,窝里斗得再厉害,出来了,那里是家,败不得!这些,从她刚儿写了个「呸」给东湖滨馆就可看出了……

  「是。」小鹿答得干脆,她也不避讳就想看江星晚赢,这是她来此的本意,没什么好遮掩。

  淮恩也撑着头,真心问,「梦梦,这要在中都比,你姐还在,你还希望他赢吗。」

  「没外人,就中都的比,我肯定希望我的人赢。有外人,只要中都的赢,谁都一样。」鹿梦眼睛还瞧着前头,自然答。

  虽然晓得答案定是如此,可淮恩好像就想听她说出来。无比愉悦地,淮恩看向嘉里,「得,那咱们得想想办法了。」嘉里就是一直翘着腿,微笑着手搭在膝头、手指一点一点,是赞同的,也在想办法吧。

  鹿梦根本也不说什么,她的目的达到了,还说什么呢?就等着看结果吧。

  鹿梦啊,心机几何,她牵着嘉里淮恩的人心到这里,不就想,哪怕「借势打力」也要星晚赢!她虽说已失了大势,该有的霸道还有,这样的走势,她料得到……

  可是,结果,还是没料到。

  ……

  灿灵亲来现场,再不见人,也有人关注得到他。得亏是今儿这「大比武」没他的人,要不,又得是另一番景象了,所以,灿灵这来且当热闹瞧了,不过以他的势儿,肯定能更多的知晓一些内幕。

  小昌坐他身旁,知无不言,说着今儿一番「兴风作浪」。喻小昌是组教科的,按说组教课是林今一的地盘,所以作为灿灵的人插这儿,小昌作用不小。

  「嘉里他们不依不饶啊,非要改结果,老娴这回看来真破釜沉舟了,那个铁面无私!坚决不改……」

  好,咱们先把这里头的「弯弯绕」理理:

  这就是小鹿没料到的结果,最后的第一名不是江星晚,是一个叫张程越的稳稳拿了第一!

  为什么说「稳稳」,小鹿是看不懂,人内行大有人在,从专业角度看,这位张程越,着实方方面面力压群雄,优秀得当之无愧!

  而且,张程越背景确有加持,他是叶听鱼的人。——所以说,叶听鱼呀,他手下才真是强将如林,你想想,一个饭馆儿老板面对小鹿的「野蛮」都如此镇定……

  星晚肯定也不差,若平日,有嘉里淮恩这样的「太子背景」后面助力,超越张程越拿下第一也定当可行。可这次,确也叫嘉里淮恩没想到,主考官娴继徳变得这样「硬骨头」,愣是不买账!

  其实,还是灿灵看得透,他听后,就笑笑,「什么破釜沉舟,娴继徳这还是私心占了上风啊,他马上防大提正高,肯定不敢轻易得罪叶听鱼(前也说明,叶听鱼管官),再来,咱们刚儿也都看得清楚,这个张程越确实优秀得没话说,就算到了玉羊跟前,老娴站玉羊的角度刚直不阿一番陈词,也说得过去……」后头的话,灿灵是没说,一个鹿梦算得了什么,比起大局,玉羊也不想就这个「摆明站不住脚的比赛」去和叶听鱼理论一二吧……

  所以说所幸这回没他弗灿灵的人参合里头,灿灵到对鹿梦这一遭还真起了些「怜惜心」,是呀,鹿梦没如愿咩,而且还是在叶听鱼跟前「节节败退」——第二天,笑云就亲往狱里去了。这是灿灵的人第一次私下去会她哟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b525.com。书包网手机版:https://m.sb525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