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第 66 章_[清重生]庶妃她不想奋斗
书包网 > [清重生]庶妃她不想奋斗 > 第66章 第 66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6章 第 66 章

  “主子,懿诚贵妃娘娘血崩了。”

  孙嬷嬷面色复杂的走了进来。

  她没忘懿诚贵妃之前是怎么欺负她家主子的,因此她对懿诚贵妃意见很大,她嘴上不说心里面巴不得懿诚贵妃有点什么呢。

  心里想是一回事,真听到她因为生孩子血崩,孙嬷嬷又不免叹息。

  蕴和本来都睡下了,听见这话赶紧起来,她一边穿衣一边问道:“怎么回事?不是都止住了吗?”那医女是有点本事的,血当天就止住了,她听说这两日佟贵妃恢复得不错,人都精神了。

  好端端的怎么又出血?还是血崩?

  血崩可比大出血严重多了,一个不好是会死人的。

  孙嬷嬷在旁边帮着整理衣裳,道:“具体的奴婢也不是很清楚,只听说是因为张庶妃。”

  张庶妃?

  蕴和顿住,孙嬷嬷不说她都要忘了这个人存在。

  张庶妃以前很嚣张的,自从两个女儿过世,她被皇上训斥后,这些年一直很老实,老实到快被人忘了的地步。

  记忆里张庶妃是个很识时务的人,比如自己不得宠还是贵人的时候,她敢跟自己呛声。她升了嫔位后态度明显有了变化,再后来自己做了谨穆妃,路上遇到,她都会恭敬地行礼。态度与其他不得宠的妃子一样。

  对自己她看碟下菜,对佟贵妃可是一直谄媚巴结讨好的,把对方气血崩,可不像她能干出来的事。

  不止蕴和不解,其他人同样不解。

  永寿宫距离承乾宫不算近,蕴和到的时候皇上、皇后她们都到了,只有住咸福宫、储秀宫的僖嫔、敬嫔没到。不过那两人与她也是前后脚的功夫,看得出来两人走的比较急,请过安还有些气喘。

  今儿皇上是住在坤宁宫的,他与皇后一起过来。

  几人面前张庶妃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话都说不清楚。

  蕴和找了坐在她旁边的荣妃小声问道:“姐姐可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  钟粹宫就在承乾宫对面,两边距离算是最近的,荣妃绝对是最早到的那一批。

  荣妃小心的看一眼坐在她前面的帝后二人,气氛凝重她大气都不敢喘,不过对谨穆妃的问题还是回答了。

  “张庶妃说她只是去恭喜了懿诚贵妃,夸她生的小格格比宜嫔的小阿哥乖巧,然后、然后对方就成这样了。”

  荣妃不知道说什么好,今儿上午她们还在说这件事,哪成想转眼佟贵妃就知道了,并且还出了事儿。

  蕴和诧异的看了张庶妃一眼,她这是想要去拍马屁结果拍在马腿上了?

  想到这,她莫名有些同情。张庶妃这运气也是绝了。

  “那贵妃娘娘呢,现在如何?”

  这件事不管张庶妃是有意还是无意,倘若贵妃真有个什么,她也完了吧?

  就算最后佟贵妃没事被救回来,只怕也会恨极了她。

  荣妃叹息,“太医院擅长此道的太医都来了,目前还在诊治中。”

  皇后娘娘做事情周全,宫里两个刚上完孩子的,还有两个月份大的孕妇,太医院所有擅长妇产科的大夫都被她分成两拨,一天十二个时辰待命。

  也正是如此,佟贵妃出事才能快速的得到医治。

  了解完事情的始末,蕴和对荣妃道了谢。

  此时并不是聊天的好时机,她也没再说话,而是与前头两位一样,收敛笑容目不斜视。

  张庶妃大概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她哭道:“皇上,皇后娘娘,卑妾冤枉,卑妾真的什么都没做。是那拉庶妃,上午的时候她一直在卑妾耳边夸赞小格格。卑妾心想贵妃主子定是喜欢小格格的,就想着到主子面前卖个好,夸夸小格格。奴婢真没想到贵妃娘娘她会出事啊。”

  她又不是没长脑子,在承乾宫,当着佟贵妃那么多奴才的面找贵妃的麻烦。

  别说佟贵妃不好相处,不会容忍她如此,就算佟贵妃好说话,不跟她计较。佟贵妃身边的奴才也不是吃素的。

  看着面无表情让人难以猜测的年轻帝王,皇后迟疑道:“皇上,这事儿您怎么看?张庶妃平日比较老实,要我说她是断然不敢公然害贵妃的。”

  “皇后娘娘的意思是奴婢撒谎?奴婢的主子可还在里面抢救呢,”

  被一个奴才当众质疑皇后也不生气,她只道:“本宫只说她不敢害贵妃,也没说贵妃出事跟她没关系。硬要说贵妃出事你们这些做奴才的没责任吗?本宫就不明白了,是贵妃生了两个格格丢人吗,还是宜嫔生的阿哥见不得人,为什么你们要隐瞒贵妃这件事?若不是你们刻意隐瞒,会有今天的事儿?”

  一帮子自以为是的蠢货,你若要隐瞒那就做好防护啊,这才几天就让张庶妃钻了空子。再说了,宜嫔的阿哥不可能一辈子不出门,佟贵妃也不会窝在承乾宫不出来,她早晚有知道的一天。

  到那时候她们又该如何?

  康熙终于开口:“梁九功,把这刁奴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。狗奴才你伺候不好主子,还敢攀扯皇后,简直岂有此理。打完直接扔出宫去,一家子不许入内务府当差。”

  除了这位‘护主心切’说了不该说话的老嬷嬷被打了二十个板子,其他贴身伺候佟贵妃的也都没逃过挨打的命运,她们不过是被少打几下,结局是一样的一家子都被赶出内务府。剩下的三等粗使宫女、嬷嬷没挨打,只是被罚了月钱。

  皇后:“皇上,您把懿诚贵妃身边伺候的都罚了,等她醒来谁伺候她?”

  康熙:“先把三等的提上来暂时照顾着,内务府有的是人,等她醒来让她自己挑。另外告诉佟家人,让她们也别入宫了。一个个照顾不好贵妃,还跟着添乱。”

  皇后有句话说的很对,他儿女这么见得不人,需要瞒着?

  贵妃就这么看不上他的女儿,就因为生了女儿要死要活的。

  康熙心情很不好,转头看见皇后,他越发满意。

  贵妃好歹还生了两个女儿,皇后什么都没有,若是按照她的逻辑,皇后该如何?是要下手弄死他的儿子们吗?

  你看皇后怎么做的?

  不管是哪位妃嫔有孕,她都照顾的很好。今日若不是皇后有先见之明,贵妃还不知如何呢?

  一个个不知感激就算了,还敢指责皇后。

  哼,当真是好大的胆子。

  “再告诉佟家,若是她们不想要这俩公主,朕现在就给她们改玉碟。”

  他相信宫里面有的是人愿意给他生女儿、养女儿。

  这话说得佟家送进来的宫人惶恐不安,她们敢对皇后不客气依仗的是什么?是皇上对佟家的优待。当优待不在,当她们发现天子的威严不容触犯,她们哪还敢放肆。

  一个个的跪在地上哭喊饶命。

  此时求饶显然为时已晚。

  处置完这些奴才,他又看向张庶妃,“贵妃之事你虽然是无心之过,但也因你而起,今日起你搬去延禧宫跟那拉庶妃一起住吧。惠嫔你给她俩弄个小佛堂,让她们给贵妃祈福。贵妃一日不好,她们就一日不许出来。”

  那拉庶妃当即就要喊冤,却被惠嫔死死压住,惠嫔甩着帕子,“臣妾领旨。”

  等众人转移视线不再关注她们,她才凑到那拉庶妃耳边小声道:“本宫劝你安分点,若是在自作主张惹出事端连累了本宫,不用别人出手,本宫第一个不饶你。”

  惠嫔发现自己低估了那拉庶妃惹事的程度,她只要稍微松懈一丝,对方就能钻空子捅出篓子来。

  她找佟贵妃的麻烦,惠嫔没意见,但能不能把尾巴弄干净,别把自己也搭进去?

  这也就是皇后娘娘帮忙说了话,不然依照皇上对佟贵妃的宠爱,她们还不知道会如何呢?

  就连自己只怕也会被连累惹了皇上不高兴。

  皇上在的时候大家都不敢说话,皇上走了,荣妃才道:“张庶妃跟那拉庶妃可真够倒霉的,尤其是那拉庶妃。”

  夸赞别人生的孩子好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?别人孩子洗三,你不说吉祥话难不成还说她女儿不如儿子?

  如果真有人这么说,那才是棒槌呢?

  谁又能想到夸个人还能给自己夸出麻烦来?

  蕴和点头附和,谁说不是呢。

  两人之前有些矛盾不假,这件事上那拉庶妃却是挺无辜的。

  蕴和不知道那拉庶妃是穿越者,这件事也是她故意为之,如果知道蕴和绝对不会这么说。

  经过太医的努力,佟贵妃的命最终还是保住了,不过她的身体也因为这一连串的遭遇变得格外差。她身体差到满月的时候都不能出来参加。

  这个九月,宜嫔可是出尽了风头,连带着她生的小阿哥都得到了不少的目光,母子俩把两位小公主衬托的黯淡无光。

  此事没人敢告诉佟贵妃,就怕又刺激到这位。

  承乾宫,佟夫人满脸泪水。“韵儿,都是额娘的错,你要怨就怨额娘,千万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。”

  老大说女儿的身体很差,这次血崩把她身体掏空了,恐有碍寿数。

  女儿才多大,难不成真要她白发人送黑发人?

  佟夫人咬咬牙,“若不然,额娘使法子把宜嫔的小崽子给弄死?”

  谋杀皇嗣是大罪,若是被查出来就算她是皇帝的舅妈都不好使,但为了女儿,她愿意冒险。

  佟贵妃终于回过神,她张开嘴虚弱道:“额娘,算了吧。宜嫔那边肯定是有防备的,还有皇上,皇上本就对你不满,若是被他发现,他不会放过您的。”

  额娘隐瞒她这件事也是为了她好,她不想看到额娘出事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又道:“额娘,我想把胤禛接回来。”

  胤禛是她从一丁点看着长到现在的,她自己对胤禛如何心里清楚,承乾宫是怎么待他的,她也清楚。就算如此,胤禛还是每日不间断的前来请安。

  这让佟贵妃心中燃起希望,胤禛心里是不是还念着她,他是想跟自己过的。

  想想也是,自己是贵妃,身后还有整个佟氏一族,谨穆妃呢?谨穆妃的阿玛就是个四品小官,她自己还有俩亲儿子呢。跟着她能有跟着自己好处多?

  佟夫人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儿,她点头道:“也好,等他回来,你好好对他,小孩子还是很好哄的。”

  两人想得很美,她们根本不知道,胤禛过来请安是蕴和要求的,他曾经跟康狗子说过,若不是他额娘(蕴和)担心他不来请安名声不好,他是不会来的。他内心希望自己能跟承乾宫那个承载自己噩梦的地方划清界限。

  康狗子在得知他曾经的遭遇和想法后,虽没明说,却也是默许了的。

  因此当佟贵妃提出让胤禛回来,他果断拒绝了。

  “胤禛都六岁了,住阿哥所挺好的。再则你身体也不好,还有两个女儿要照顾,哪有精力照顾他?”

  佟贵妃面色一僵,她强笑道:“皇上,我现在已经好多了,女儿身边也有嬷嬷帮忙,多一个胤禛不碍事的。再说永寿宫端嫔不也快生了,谨穆妃怕是有的忙,还是不要让胤禛给她添麻烦的好。”

  康熙不为所动,“麻烦什么,她也是胤禛的额娘,照顾胤禛是应该的。”他轻哼了一声,“你以为是她在照顾胤禛?实际上,胤禛那边都是胤禶在忙活,她就动动嘴皮子。”

  怕佟贵妃再说,他忽然站起来,“行了,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。胤禶太皮,让他跟胤禛在一块还能治治他的臭毛病。你什么都不用操心,只管好好休养。朕会告诉胤禛让他也少来烦你。”

  两个人一个不是真心请安,一个误会了,既如此,还是不要过多接触的好。

  谨穆妃不是担心胤禛的名声么,他亲口下旨总行了吧。

  康熙走的决绝,佟贵妃一口鲜血差点喷出来,感受到喉咙的腥味,她努力咽下去。

  良久她道:“谨穆妃,张庶妃,你们给本宫等着。”

  这笔账她记下了,总有一日她会跟她们算清楚。

  说下旨,康熙就真的下旨,等中午皇阿哥们下课就都知道了。

  胤禛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克制住想要上翘的嘴角。

  他找到不知窝在哪里躺平的吉祥,搂着它开心道:“吉祥,你知道吗,汗阿玛下旨让我不用去给贵额娘请安了。真好。”

  “就这么高兴?”

  头顶上的声音下了他一跳,抬头一看是三哥,他不好意思的点点头。

  万黼伸手逗弄着吉祥的嘴巴,漫不经心道:“虽然汗阿玛已经下旨了,但她毕竟养了你几年,等将来咱们出宫,她若是愿意,你该养还是要养的。不管她怎么对你,咱们都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事情。”

  胤禛用力的点头,“三哥,我知道的。”

  他是打心眼里感激三哥的,三哥说他若是有心事又不想让别人知道,就让他跟吉祥说。三哥说吉祥是一只神奇的狗,说得多了他的愿望会实现的。

  如今他的愿望果真实现了。

  想到这里胤禛幸福的眯起眼睛。

  万黼又伸手摸摸他的头,“行了,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,胤禶已经让人去跟额娘说了,让额娘今晚上给你做一顿好的庆祝一下。说起来你的生辰也快到了,有没有什么想要的?”

  胤禛道:“我想吃额娘做的那个佛跳墙,可以吗?”

  佛跳墙这道菜用料讲究,里面的东西很多,需要提前好几天预备下。佛跳墙这东西,他也只吃过一次,这个时节也不知额娘那边东西全不全。

  万黼:“行,晚上你亲自去问额娘。”说完他又笑起来,“其实额娘那儿材料不够没什么,你去找胤禶,让他去磨汗阿玛。汗阿玛那边指定有。到时候你俩多哭诉哭诉,指不定汗阿玛一心软就让你们去库房随便挑了呢。”

  想象着那个画面,胤禛笑了。

  他认真道:“我也不求要汗阿玛多好的东西,只要把咱永寿宫没有的吃食拿来就行了。”

  康熙满头黑线,他发现小五居然学坏了,还‘不求多好的东西,只要吃食’,如果可以,他真的想送小五几个字‘呵呵’。还有万黼,这臭小子居然敢挑唆弟弟。

  这话他也就是嘴上说说,等晚上永寿宫来人请去用膳,被两个儿子用期待的眼神看着,他心软的一塌糊涂,忙不迭的点头,哪里还记得今天的决定。

  胤禛的生日是十月的最后一天,这一日蕴和一大早就忙活起来,给他准备晚上的寿宴。

  除了蕴和,佟贵妃也让人准备了一桌子菜,她让人给胤禛送礼物的同时,告知他去承乾宫用膳。

  胤禛为难道:“多谢贵额娘,只是谨穆额娘几天前就说了让我去永寿宫,贵额娘那里……胤禛实在抱歉。”

  皇家的孩子早熟的很,他也看出来佟贵妃这段时间对他态度的转变。这种转变并不会让他高兴,只会让他感到冷,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可有可无的存在。

  他知道佟贵妃心眼小,因此在承乾宫众人面前从来不喊谨穆妃额娘,而是称呼‘谨穆额娘’,两字之差,意义截然不同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b525.com。书包网手机版:https://m.sb525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