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霸气!不学无术汉王爷舌战群儒!_大明:家父永乐,永镇山河
书包网 > 大明:家父永乐,永镇山河 > 第263章 霸气!不学无术汉王爷舌战群儒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63章 霸气!不学无术汉王爷舌战群儒!

  乾清宫,偏殿。

  气氛诡异到了极点。

  因为吏部尚书蹇义一句话,一众文官瞬间反应了过来。

  汉王朱高煦,竟然想要弘扬陆氏心学!

  他怎么敢的?!

  那陆氏心学不过是披着袈裟的野狐禅,如何能与程朱这儒家正宗血脉相提并论?!

  陆氏心学!

  金忠与蹇义对视了一眼,尽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。

  这东西,可不是什么善茬啊!

  心学鼻祖陆象山遵崇个人本心,圣人与愚夫愚妇皆有此心,心同此理,对权威并不十分迷信。

  毕竟陆九渊继承孟子之学,认为“人皆可以为尧舜”,皇帝并非生杀予夺的天子主宰,所以不如朱熹尊崇皇权。

  只是这样一来,就注定陆氏心学不被朝廷认可,甚至会遭受到严厉的打压!

  反对程朱的朱熹,曾亲口批判过“科举累人不浅”,但他却又说“废他不得”,建议对科举考试加以修正,从而为国家选拔人才。

  陆九渊平生热爱讲学,并不热衷科举,只有过数年官宦生涯,曾尖锐地批判科举只是利欲之途,对发扬孔孟之道并无益处。

  科举考试乃是朝廷笼络读书人的重要手段,朱学对科举持修正态度,陆学却持明确的反对态度,皇帝自然更愿意扶持朱学,打压陆学。

  陆九渊在世的时侯,通过各种渠道与朱熹反复论辩,朱、陆两家大体上势均力敌。

  然而正因为单纯的学术争论逐渐上升到了道学、心学两家学派之间的对立,两家门徒也由此相互攻讦。

  朱、陆二人生前尚可以凭借自身威望镇压文人相轻的陋习,但死后各自学生为维护老师,由此朱子学开始打压陆氏心学,加上朝廷的抵制,陆学逐渐式微。

  当金忠听到蹇义说出那句话时,整个人明显都愣了一下。

  陆氏心学,竟然还有传承,还没有灭绝!

  而且汉王朱高煦堂而皇之地将其请入朝堂,这是准备大力弘扬陆学,以期取代程朱吗?

  不少文官面色凝重,第一次感受到了危机感。

  狗贼汉王爷,这不只是想对他们的功名下手,这是想要彻底刨了他们的根啊!

  学政大权落入陆学陈公甫之手,甚至包括天下官学以及科举大考!

  那陈公甫后面会做什么,傻子都想得到!

  一念至此,不少官员顿时就坐不住了,不停地看向金忠蹇义夏元吉等人。

  毕竟发生了这等惊天动地的事情,这些朝堂公卿再不出手,那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名教被打压、程朱被拉下神坛了!

  感受着那一道道目光,蹇义看向了金忠,金忠看向了夏元吉。

  三人面面相觑后,果断选择了出手!

  为了朝堂稳固,程朱不可轻动!

  只见夏元吉率先开口,朗声道:“汉王殿下,中央六部传承至今,早已深入人心,乃是不可变更的祖宗礼制,您突然宣布增加一部,总管天下学政,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……”

  “滑稽?”朱高煦笑了,“夏元吉,你这样说的话,本王可来了兴趣了。”

  “丞相制度是不是传承前年,几乎与中央六部同时间出现,我爷爷为了江山社稷一举将之废除了,你现在跳出来说这违背了祖宗制度,是何居心啊?”

  “夏元吉,本王现在怀疑你不尊高皇帝,你给本王解释清楚!”

  夏元吉:“???”

  一众文官:“???”

  你大爷!

  你不要脸啊你!

  那丞相制度能跟中央六部一样吗?

  金忠出列,及时援声道:“汉王殿下,当年高皇帝废除丞相制度,是因为时任丞相胡惟庸擅权专政祸乱朝纲,已经严重危害到了大明江山社稷,高皇帝这才怒而将其废掉……”

  “金忠,你不觉得这话很可笑吗?难不成现在的情形,与高皇帝废除丞相制度的时候,不是一样的?”

  朱高煦面不改色,淡淡驳斥道:“原礼部尚书吕震,仗着皇帝陛下宠信,进献谗言陷害忠良,依靠手中权柄党同伐异,他女婿张鹤不过是个三甲进士,几年时间便做到了礼部郎中的位置,这不是擅权乱政?”

  “而且这吕震为了一己私利,纠集礼部众多官员低价收购宝钞再拿到钱庄等额兑换,以此谋取暴利,置朝廷百姓于不顾,这不是危害我大明江山社稷?”

  “你告诉本王,这有什么不一样的?”

  此话一出,金忠蒙了,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这尼玛啊!

  好像还真没什么区别!

  胡惟庸以丞相之尊,擅权专政,祸国殃民!

  吕震以礼部尚书之身,党同伐异,陷害忠良,培植党羽……

  好像这两个混账这么比较起来,还真是没有什么区别……

  金忠败退,无话可说。

  夏元吉皱眉,沉默不语。

  蹇义深吸了一口气,转换了一下思路。

  “汉王殿下,臣是吏部尚书,执掌官员铨选升迁,敢问汉王殿下,这陈公甫有何功绩,骤然间被征辟为正三品的朝堂大员,不但难以服众,还会开了一个恶劣的先河!”

  “倘若日后皆以此为先例,任人唯亲培植党羽,那汉王殿下是否担得起这个责任?”

  蹇义很聪明,没有继续纠缠学部,而是将矛头对准了陆学传人陈公甫。

  毕竟这陈公甫才是核心,只要阻止他堂而皇之地进入朝堂,即便汉王想要弘扬陆学,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!

  所以,废了陈公甫,比废了这劳什子学部更加有用!

  “蹇义,陈公甫之功绩,在于教书育人,桃李满天下,如此德行高洁的大儒学者,难道还不能入朝为官?”

  “再者说来,倘若日后真有人敢拿本王说事,你可以告诉他,他配吗?”

  蹇义:“!!!”

  一众文官:“!!!”

  匹夫!

  粗鄙!

  真是一个混账!

 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

  跟这位汉王爷对线,简直比死了还难受!

  人家根本不按常理出牌,没事儿再怼你两句,蹇义如何招架得住?

  无奈之下,蹇义选择了闭嘴。

  跟这种滚刀肉生气,犯不上……

  一时之间,文官侧目,武官大喜。

  朱勇等人此刻都快笑开了花,一张嫩脸憋得通红。

  这位以往不学无术的汉王爷,今儿个当朝舌战群儒,骂得他们不敢还嘴,真是让人大开眼界!

  汉王殿下,牛逼!

  朱高煦环顾群臣,朗声道:“谁还有话说?”

  解决了夏元吉这三巨头,应该没人敢跳出来了吧……

  然而下一刻,国子监祭酒胡俨施施然地出列,他接下来的动作,令朱高煦瞳孔猛地一缩。

  只见这位淡泊名利的老学者,步履蹒跚地走到大殿中央,慢慢脱下了官帽与官服,弯腰将其叠好放在了脚前。

  祭酒大人,这是要致仕吗?

  那可是会被革除功名啊?!

  所有人都呆愣愣地看着他,一时之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朱高煦眉头紧锁,感觉到了些许麻烦。

 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,胡俨身着白衣起身,向朱高煦躬身一礼,随后竟猛然冲上前去,一头撞在了那楠木望柱之上!

  刹那间,白衣染血!

  文人风骨,今日再现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b525.com。书包网手机版:https://m.sb525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